今天是 福建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欢迎您 Rss订阅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手机门户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工作动态 > 媒体报道 > 详细
分享到:

日本议员与福州名医的两代深情

发布时间:2017-09-13 | 信息来源:福州新闻网 | 点击数: | 字号:

 

冈下信子(中)在福团上放铃,左为潘明继夫人施增英,右为祝智慧。 

 

  福州晚报记者 刘琳 文/摄

 

  福州本没有樱花园,樱花在福州连绵成林,与一位日本女性有关。

  昨天,原日本国众议院议员冈下信子再次来到福州,看望名医潘明继的夫人与儿女,她还要到潘医生的墓前,奉上日本的铃器和祝福;她向记者展示了两件珍贵的家族收藏,一件是2000年12月28日的《福州晚报》,一件是复制了这天福州晚报的她当议员时的工作海报,她说:“这都是我的至宝。”

  昨天11时40分,记者来到福州大饭店,见到了这位长期致力于从事中日友好事业的日本长者。

  当她的好友祝智慧轻声说“潘夫人到了”,只见她腾地从沙发上跳起来,与名医潘明继夫人施增英紧紧相拥,她转身再坐下来时,记者看到的是满脸的泪水。她从随手带的大包里掏出一个用紫红与粉红花纸层层包裹的全套铃器。铃器的第一层是黑色的木架,第二层是红绿相间的福团,最上层是泛着银光的铃,还有一柄红黑相见的榔头,轻轻一敲,发出悦耳而悠长的响声。冈下信子说,这是日本要对尊敬的逝者说话时用的,净手、安神之后,轻轻敲响,然后双手合十,对尊敬的逝者说出最想说的话。“悠长的铃声,是在为逝者祝福。”

  她正衣端坐,敲响了铃器,轻声说了句“潘医生,我来看你了”,说着双手合十,为潘家祈福。

  今天,她要到金山公园的樱花园,看看自己空运到福州,又与潘明继一家共同植下的樱花树;明天,她要到南安潘明继的墓前,敲响铃器,再次向这位名医致谢,并为潘明继家族祈福。

 

  日本内阁审议官福州求医 

 

  1997年初,日本内阁审议官冈下昌浩开始频繁拉肚子,且大便黏液中带血。因为本身有慢性肠炎,他以为只是旧疾复发,没去医院检查,只是按常规吃了些药,坚持上班。到了10月,他腹部不断鼓胀,难受至极,才到医院检查。医生诊断是直肠癌且到了极晚期。奔走多家医院,得到的答复是:癌细胞已广泛转移,无法医治。

  冈下昌浩长期从事中日友好工作,对中华医学极为推崇。他曾到日本一位北京医生开的推拿诊所看过病,这位北京医生的夫人正是曾在福州经委工作过的福州人祝智慧。她也为日本友人的生病难过,跑到日本中央图书馆查资料,很偶然看到馆藏的潘明继医学专著《癌的扶正培本治疗》,再一看潘明继医生也是福州人。

  潘明继(1931年~2012年),1955年毕业于福建医学院(福建医科大学前身)医疗系,1961年毕业于卫生部福建首届西学中班,曾长期担任福州市第一医院主任医师、福州市中西医结合肿瘤研究所所长兼福州市抗癌协会会长、福建中医学院教授、厦门大学肿瘤细胞工程国家专业实验室学术委员、中国抗癌协会传统医学肿瘤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等职务,是国家科技成果评审鉴定专家、英国皇家医学会会员。他的第一部医学著作《怎样自我发现癌症》,还在草稿时期就先于1983年、1984年在本报《健康之友》专栏刊出。

  祝智慧看到这本书,立即告知冈下昌浩。冈下昌浩非常渴望能尽快见到潘明继。热心的祝智慧立即通过姐夫、时任福州市科协对外部部长陈霖官寻找潘明继。

  1997年10月下旬,冈下昌浩和夫人冈下信子带着随行人员抵达福州,求医于潘明继。

  

 

冈下昌浩来榕治病时留影,左起潘明继夫人施增英、冈下昌浩、潘明继、冈下信子。

 

  名医仁心仁术 求医者收获中国美好

 

  那天,在门诊为病人诊病的潘明继接到陈霖官电话时,冈下昌浩夫妇和随行人员已入住福州温泉大酒店。

  虽有思想准备,但当潘明继看到冈下昌浩那一刻还是为他病之重而吃惊:人已骨瘦如柴,腹部高高隆起如孕妇,一脸蜡黄,双眼深深凹陷,重病加上旅途疲劳,瘫在床上,双眼紧闭。听到名医来了,冈下昌浩让守护人员扶着他坐起致礼。

  冈下昌浩提出:住在酒店里,希望潘医生能每天来诊治。

  看到潘明继郑重地点点头,冈下昌浩伸出双手紧紧握住潘明继说:“我相信中国医学,相信中国医生,相信您!”

  那晚,在为冈下昌浩诊病回到家后,潘明继一夜都在制定治疗方案。按照他的治疗经验,第一步就是为病人解除痛苦。冈下昌浩那高高鼓起来的肚子,是癌细胞已转移到肝脏及腹腔等脏器所致,它成了潘明继第一个“攻击”的目标。必须毫不迟疑地放掉癌性腹水,然后将治癌的药物直接从腹腔打进去,才可以迅速地控制病情。

  第二天晚上,忙了一天的潘明继又和同是医生的妻子施增英、女儿潘云苓带着医疗器械赶到酒店,一起为日本客人治病。潘明继一边和病人说话,以分散他的注意力,一边以极娴熟的动作,迅速地完成了全部的手术操作。他问冈下昌浩:疼吗?冈下昌浩有点莫明其妙,摇了摇头。

  冈下昌浩的腹水整整放了4个多小时,放完腹水,潘明继立即往腹腔中直接注入治疗的药物。卸掉了大包袱的冈下昌浩沉沉地睡去,一睡就是7个小时。一觉醒来,听夫人说潘医生一直守着他直到天亮,刚赶回医院上班。他为中国人的仁义,为中国医生的仁心仁术而感动。那天早上,得病快一年的冈下昌浩第一次感到肚子饿且吃得津津有味。采访中,冈下信子说:“那一刻我非常幸福。”

  接下来的两天里,潘明继都是一下班,就带着妻女来为冈下昌浩治病。他们先是为病人注射增强免疫力的西药,之后病人内服中药。

  3天过后,冈下昌浩的病情明显好转。他急于回国,带上一大包潘医生为他配制的中药回到日本,继续治疗。

  之后的三个月,冈下昌浩每月都到福州接受潘明继的治疗,每次三天。第二个月来时,冈下昌浩精神很好,行动自如,经检查,腹水已经减少五分之三,体重亦增加了。冈下昌浩还高兴地告诉潘医生,他的饭量也增加了。第三个月来时,腹水已经减少了五分之四,腹腔的癌症肿块明显缩小。第四次来福州时,腹水已全部消失,腹腔中的癌症肿块也缩小了三分之二。过分自信的冈下昌浩,以为从此没事了,回国以后又开始工作,一年多后突发大出血,不幸去世。

  昨天采访时,忆起丈夫的故去,冈下信子说:“潘医生延长了我丈夫的生命,让他在身患重病时没有痛苦,保持了生活的高质量,他走得很安详。”

  

 

2000年12月28日《福州晚报》头版。

 

  冈下昌浩夫人带着樱花来答谢福州 

 

  冈下昌浩走了,但家人因潘明继一家而生出对福州的一片深情并没有因此而随风飘散,还因此更加坚定了冈下昌浩家人致力于中日友好事业的决心。

  冈下信子在丈夫故去后,接棒走上政坛。2000年6月在竞选当上日本众议院议员后,立即向国会申请,组团访问中国。得到批准后由当时自民党干事长松下忠洋领队,组成了日本国会议院代表团,于同年12月下旬专程赴福州访问,队伍中就有冈下信子和她的两个儿子。访问福州时,冈下信子准备了110棵樱花树,空运到福州。

  采访中,记者问起为何要带着儿子来,冈下信子说:“日中友好事业是需要一代又一代日本人去做的,所以我把两个儿子都带来了。”

  2000年12月28日,冈下信子携子参加的日本国会议院代表团与时任中共福州市委书记何立峰率领的五套班子领导一起,举行了中日联合种樱花仪式,在福州金牛山公园共同种下了80棵樱花树,这其中就有冈下信子母子与潘明继一家共同植下的树。被冈下信子一家奉为宝贝的2000年12月28日的福州晚报以《中日友谊之花植榕城日本国会议院代表团向我市赠送八十株樱花树苗》为题作了报道。后来,金牛山的80株樱花树移到了金山公园,建成了福州历史上第一个樱花园,并在园中专门建立了唐宋建筑风格的抚山居。

  那次福州之行,冈下信子和儿子还执意在潘明继的老家福建南安明英苑植下了20棵樱花树、在潘明继一家工作的福州市第一医院植下了5棵樱花树。冈下信子还饱含深情地在明英苑樱花林中立碑纪念。

  2007年,值此中日邦交正常化35周年之际,以原日本防卫厅长官额贺福志郎先生为团长,时任日本内阁大臣政务官冈下信子为副团长的日本友好访问团访问福州。7月9日上午,在时任福州市市长郑松岩的陪同下,日本贵宾来到福州金山公园樱花园,又植下了120株樱花树。

  昨天下午,冈下昌浩的那位已当上议员的小儿子冈下昌平也赴福州。

  在昨天采访的最后,冈下信子专门为福州晚报题词,感谢福州晚报2000年在她访问福州种植樱花时的报道,希望福州晚报今后多报道日中友好的故事。她还说要把福州晚报2000年12月28日的报纸印到自己宣传册里。她说:“我只有这一份报纸,我经常拿出来给人家看,我怕翻来翻去翻破了,也怕我带到世界上很多地方时不小心丢了。所以我要印出来。”